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法律在线 >

鱼头豆腐汤要怎么煮,才能让孩子念念不忘?_健康频道_东方资讯

发布日期:2020-07-24 00:31   来源:未知   阅读:

家,总以一种特殊的味道,让人记得,让人怀念。即便是下雨过后,泥土所散发出来的淡淡清香;春节过后,霹雳啪啦的鞭炮所弥漫的火药味;抑或是海风肆虐后,那种浓浓的盐巴的味道……那是因为,它们总带着儿时故乡的味道。然而,最是让人不能够轻易忘记的,永远都是来自于至亲的人给自己的味蕾所留下过的最真切的记忆,而这种记忆来源于一份最朴实的爱。

外婆做的鱼头豆腐汤最是令我无法忘怀。

还记得上小学时的每一个周末,都会被外婆从暖暖的被窝中叫起。而外婆叫我起床的方式也格外不同。她不是直接把我从床上拽起,而是进房间后,大力地把窗帘拨拉到发出“刷拉刷拉”的声响,并且一边用很刻意的声音对着客厅的父亲说话,一边“乒呤啪啦”地整理起我的书桌,直到我最后实在斗不过她制造噪音的毅力,而被迫从床上一跃而起的那一刻,她方肯罢休。

尽管不能好好地赖在被窝里,但儿时的周末却总是让人深深怀恋。每每想起每个周末和外婆一同去市场买鱼的时光,即使身处异乡时偶尔路过市场,都会在不经意间拨动内心深处的那根心弦,那里隐藏着对于外婆所特有的深深眷恋与依赖。虽然现在依稀还记得自己当初对于那间菜场的脏、乱、差有多么的嫌弃,可是同外婆手挽手在阳光下的倒影却依旧烙印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由于担心在市场上买杀好了的鱼会影响到鱼片的口感,不够嫩滑,所以外婆总是会把鱼买回家后,在厨房里自行处理。虽然几乎每一次都会把洗碗槽弄得一片血腥,搞得厨房一股恶臭,但外婆还是会坚持自己来处理,按照鱼肉本身的纹路将其去骨后切成一片一片,放入碗中腌制。其实我是知道的,外婆每一次在切鱼片的过程中,手总是会不小心被鱼刺刺伤,有时在被如牙签般粗的鱼骨刺伤之后,手仍然要在水中长时间浸泡,以至于最后伤口红肿发炎。小时候的我,看到外婆贴满了创可贴的双手心中也会不忍、心痛,然而终究是不懂事的,在一锅炖得发白了的上面还漂浮着几根香菜的鱼头豆腐汤端上桌的那一刻,心中那仅存的一丝不安便随着美味的鱼汤一股脑地流进了肚里。

如今回想起来,心中甚是不安,如果自己能不把对于鱼汤的喜爱表现得那么迫切,能不把汤碗喝得一滴不剩,那么外婆是不是就觉察不出自己原来时如此地喜爱鱼汤,那么外婆那双原本还光滑细嫩的手是不是就可以避免在贴满创可贴之后,变得像如今这般的粗老,甚至是不堪入目。

原文标题:《外婆的鱼汤》

作者:陈晨